Home / 研究特展 / [Puzzle] Chapter 1: Two Great Men (2)

[Puzzle] Chapter 1: Two Great Men (2)

“What I had left was
beautiful, artistic and fascinating in every way; what I saw here was machined,
rough and unattractive. It is a century behind Europe in civilization.”

                                     Nikola Tesla



  在離開移民站的路程上,強森趕緊關心一下剛剛特斯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特斯拉先生,您還好嗎? 」

   「我還可以,謝謝你剛剛為我所做的。」


   「那是我應該做的。」禮貌性的回答後,繼續問:

    「不過我在想…剛剛那位警察講的都是真的嗎? 被搶劫…還有缺少證件之類的。」


   「是啊,他講的都是真的。」

   「我還以為您是被警察誣賴、找麻煩了呢。」

   「麻煩的事情不是剛剛,應該是上船之前就已經發生了。」

   「什麼意思? 您不是剛剛才被搶?」強森驚訝地看著特斯拉,照常理這種事情通常都是碰到警察在找麻煩。


    於是特斯拉又得要重新解釋這段經過,從那時候,上船到船上,船上到下船,都會碰到需要解釋的時候,本來以為解脫了,想不到下船後還要解釋一次所謂的”圖像記憶”,恐怕講再多次都有人不相信。


   特斯拉還是耐著性子簡略的講解完他所碰到的事情。

   聽完解釋後,強森邊摸著他捲捲的鬍子說:「原來是這樣子阿…」

   特斯拉也只能點點頭回應,畢竟講過太多次了。


    「圖像記憶嗎? 這真是難以置信的能力,看來有機會要試看看了。」強森笑著說:「改天幫我把電話簿記在腦海裡阿,以後打公共電話就方便多了。」

    特斯拉用正經的表情看著強森說:

   「如果是這個的話,做得到喔…」



   「不是吧!我開玩笑的。」

    強森又一次的被驚嚇到了。


   「我也是開玩笑的。」特斯拉笑著說。

    聽了連串從沒聽過的經歷,本來以為這也是真的,想不到在最後被反將一軍,強森也笑了。


    兩個人笑了,特斯拉的笑,在這裡有著不願透露的神秘存在,而強森的笑是發自內心的,覺得特斯拉真是個特別的人!


   強森繼續說:「其實,一般人都是在下船後才會碰到打劫,想不到你是在上船前就碰到了。」

   「你是說,剛剛的警察?」

   「不只是警察啦! 還有很多的騙子、黑幫。剛進來美國的人們,帶過來的財產都會一層一層被剝削走。不過通常第一關就是海關,要不然就是警察了。」


 「嗯…」

 「不是說每個警察都這麼糟糕,還是有警察是很辛苦的,尤其紐約的移民人口這麼大量,光是要處理不同民族的事情,就不得了了。就我所認識的警察中,還有人要上課學習各國的語言呢。」


   紐約市,可以說是由全世界的民族所組成的一個城市,當地的警察需要懂更多不同的語言,除了照顧不同族群的人外,也可能要跟不同族群的人工作,故紐約警察的工作是既重且複雜。


  在這邊就要順便提提特斯拉的天賦才能了! 他本身就是個語言天才,除了自己的母語外,德語、希臘語、法語、義大利語以及英語,都是他溝通的工具,而且可能還不只這幾種的語言,因為沒有人知道他腦袋裡塞了多少種語言當作工具,在他生涯的末期,因為跟一位印度的大師討論哲學,在大約半年的時間內就學會了梵語呢!

 

  強森繼續說:

 「雖然有好警察,但是找麻煩的警察也不少呢。」


特斯拉眼睛一亮,問: 「所以這種事情常發生囉?」


   「你要知道…美國最大的黑幫體系就是警察系統啊! 撇開賄賂、定期該繳的保護費,這種暗地裡來的規矩,就算是擺在檯面上的規矩,你也不見得能夠都遵守得了。」

    強森看了看特斯拉的反應,看樣子似乎很感興趣,於是繼續說道:「你想想看,法令法規少說幾百條,你都知道嗎?」

   「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都遵守得到。」特斯拉笑著說。

   「沒錯!」

     強森也笑著回答,繼續說:

   「而且,訂這些規矩的…都不是我們這些要去守規矩的人,規矩都是由他們訂來要我們執行的。這就像是印鈔機一樣,他們想要多少就訂多少,你知道…法令制訂下來是為了被打破的嘛! 打破法律的人就得繳錢出來貢獻國家囉。」


   「這真是諷刺。」特斯拉若有所思的說著。

   「是啊,這是全世界都一樣會有的現實面。」


   特斯拉說的似乎跟強森想的不一樣,他繼續說他的想法。


   「我倒是覺得他們所定下的法律條文,最初的本意都是好的,為的是訂下不該做的事情,這樣碰到犯罪的時候,才能夠將不法之徒繩之以法,不會被他們逃過。


    只是,在做壞事的人通常都知道哪條不能動,哪邊有規定的漏洞可以鑽,警察永遠抓不到。」


  「這樣說也對。」


  「於是,法律的條文像是一張大網子,不斷地擴增,不斷地定立,為的就是要把漏洞補滿,抓住罪犯。但是…罪犯依舊難抓,抓到的反而是那些不懂條文的一般百姓吧。」


  「像是漁網越灑越大,撈起來的卻是整片的海帶一樣吧!」

  「糟糕的是,這些漁夫捕不到魚,就開始努力撈海帶了。」


  「這樣看來,紐約的漁夫倒是不少。從我的角度來說,紐約少不了這些人,這個現象也不會改變,但是我們能夠選擇自己是魚還是海帶!」

  「嗯…當然不能當海帶囉。只是…還有其他選擇嗎?」


   特斯拉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之中,沒把強森所說的話放在心上。

   強森也沒多說什麼,繼續領著特斯拉走出移民站。總算,他們走到了站外的馬路上。  

   一輛馬車就備妥在門口等待,這是輛兩匹馬拉的四輪馬車,全黑的車廂配上兩隻全黑的駿馬,馬車的前頭則坐著一位身著黑大衣的馬伕。強森打開了廂門,邀請特斯拉上了馬車,自己才跟著步上了車廂。特斯拉用隨身的手帕將座位仔細地擦拭了三次後才坐下。強森關上廂門,接著跟前頭的馬伕下指令出發!



   伴隨著外頭喧鬧的人聲、小販的叫賣聲,馬兒踏出達達的馬蹄聲,清脆而有力,在這規律的節奏下,車廂也隨之前進、輕晃。


  特斯拉在車廂內擺出他一貫的坐姿,左手肘倚著車廂,左手大拇指以及虎口輕托著下巴,食指的內側微微的貼著嘴唇,不發一語,看著窗外不知道是又想著什麼。


   就這樣靜止許久,體驗著美國的風情。


  「所以,第一次來美國的感覺怎樣,特斯拉先生。」
強森的問題打斷了特斯拉的沉思。


  特斯拉抬頭看著強森說
「非常的…不和諧。」


  「嗯…這真是有趣的一種說法。」

   特斯拉很直接地給了強森一個奇怪的負評價,然後又低著頭繼續想事情。


「你指的是衛生環境嗎?」看特斯拉沒有想解釋的意思,強森只好繼續問下去。


   強森會這樣子問,也是依據以往從歐洲來的朋友所告訴他的。

   的確,相對於歐洲,當時的紐約碼頭只能說是又髒又臭,黑幫與妓院充斥在整個鬧區,就算初到此地的特斯拉不知道,也能夠從街道上的氛圍感覺出來。


   再者,紐約港外的鬧區也不是特斯拉所喜歡的,擺攤的小販,叫賣著剛下船的商品;尋求交易的人喊著價錢,湊熱鬧的人在散步閒聊,大人牽著小孩逛街,沒大人牽著的小孩就像野放的山羊一樣,邊跑邊叫。



  特斯拉將透徹的眼神望向強森說:

「不只是衛生環境! 」 特斯拉眼睛所看到的,是更深的一層內在。


 「我所看到的建築、設施、文化的水準,都不像是在巴黎那樣優美、充滿藝術感而富有和諧,那是一種歷史與生活共同發展出來的文化。我在這裡,只看到了機器一般、粗糙而又不吸引人的事物。」


  強森搖搖頭。

  「我同意美國的環境水準還遠不及歐洲。但是,這有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這個國家的科技發展十分迅速,人們還沒有習慣這些改變罷了。」


   這樣的說法在歷史上反反覆覆的出現,同樣的說詞也形容過二十一世紀崛起的中國。例如,上海成為了高樓大廈林立的現代化都市,深圳從小漁村變成了科技的重鎮,中國的矽谷,也一樣有著科技感十足的高樓大廈。只是,相對於擁有同樣建築的歐美,這兩者又是全然不同的感覺。


   「這都是藉口。」

     特拉斯絲毫不帶感情彷彿闡述理論般的客觀語氣,卻是不留情的給了強森一記悶棍。



   「在這裡,你們已經有范德比爾特跟摩根,還有那位你熟識的發明家,你們已經有能力打造高樓大廈,這是你們現在的科技,你們確實在用很快的速度在追趕歐洲。」


  在當時,七層樓的建築就是大樓了!


  「但是,現在的科技也不過就是未來的歷史,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歐洲跟美國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在於文化,歷史與”生活”共同發展出來的”文化”。」 除了用言語強調了生活與文化這兩個詞,他同時用手勢再加強了這兩個單字。


  「美國文化之所以沒有和諧感,不在於科技發展速度的快慢,而是生活方式太過於追求功能性,忘了考慮美感。」



  這下子真的是把強森搞糊塗了,這是哪邊得到的結論?

  強森皺著眉頭說:「你能給我一些例子嗎?」


   特斯拉停頓了一下,把頭轉向了窗外。

  「你看看那邊。」

  「你是說…電車?」


「沒錯,電車是一項全新的技術,或許在未來它會成為交通工具的指標…」


   在1884年的紐約,跟現在是完全不一樣的。絕大部分的婦女都穿著長裙,男人們都戴著帽子,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是馬! 警察也是有騎著馬的警察! 索爾從天上掉到這時代,應該就借得到馬了吧。


 強森搶一步說 :「電車可能開啟新世代的交通模式呢!」


「不,差得遠了。指標只是個過程,他們之間差得可遠了。」 特斯拉肯定地回答。

「電力結合交通工具是一項不錯的想法。 自從富蘭克林開啟了電的新世代後,就像是十五世紀歐洲打開了大航海時代一樣! 關於電的所有現象都是未知,這些未知的新事物就是寶藏,由我們之後的人來探索、發明。」


  就像是小孩子聽到寶藏的故事一樣,他的話同時帶著他的夢想跟期待。


「但是現在還差得很遠,這是因為發明者只單單的想到技術,而沒有將這項技術做到優美和諧,還有很多地方充滿瑕疵以及不便,我還搞不懂為什麼發明者敢推出這項發明。」


   此時馬車的速度變緩慢,剛好經過珍珠街兩百五十五號的附近,四周傳出巨大的低沉的震動聲,也可以聽到夾雜其中的尖銳聲。本來強森要帶特斯拉參訪一個地方,不過聽到特斯拉剛剛說的話,在還不確定的狀況下,強森決定先觀望一下特斯拉的態度。私底下給馬伕打了個暗號,要他繼續前進。


  特斯拉繼續發表他對電車的看法。

 「你看到這樣的環境了吧? 還沒有規畫好的交通狀況,使得路人常常要閃躲錯綜複雜的電車。」


此時,路旁一名身著大衣戴帽子的男人,為了閃避從右方而來的電車正小跑步地穿越馬路。這個景象十分常見,當地的居民對電車造成交通狀況的不滿,也時有所聞。

 「再者,你看看車子上方,車子要靠電線傳輸才能走,路線豈不是被限定的死死的? 這真是個非常、非常笨的方法! 只顧及到功能性,卻完全忽略了其他的問題。」


  向來冷靜的特斯拉,越講,就是越對這樣不和諧的產物越感到氣憤,皺著眉頭講出這些話,手勢也越來越大。


 「使用電線的缺點不只是把路線限制住,整個環境也被弄得醜陋不堪。如果碰到大型一點的十字路口,不就有滿天的黑線纏繞,這種粗糙而又機械式的環境,沒辦法稱作是藝術的科技。」


  「藝術的科技?!」

    這一連串的發言完全超乎強森所能想像的,針對現況,他和愛迪生雖不斷在思考新的研發,卻苦無進展。

     何況,在那個時代,科技與藝術是分別獨立進行的,藝術是擁有悠久歷史的產物,科技則是代表著新穎以及突破,特斯拉口中”藝術的科技”可以說相當的劃時代。由於想法太過新潮了,強森對於他的言論,態度從原本的期待漸漸地變成了懷疑…


  強森在心中想著:「我們是不是找來了一個瘋子阿…」


  長期與愛迪生共事的強森知道,如果將這位不切實際的夢想家帶到愛迪生面前,一位暴躁的實做派代表,要是一個不小心,這兩位完全相反的人會吵起來的! 在這重要時期是不能再有人才流失的,他有必要確定一下。


 「如果是這樣子,不知道您有沒有將電車變得更好的辦法呢?」

  這樣問就最直接了,如果沒有足夠的本事以及想法,是回答不出來的,充其量就只是個空談的年輕人。如果他真的回答得出來,對公司就有幫助了,年輕人的想法--無價!


   有軌電車已經漸漸發展起來,存在著不錯的市場。若是年輕人有想法,就算是再小的改變,看要把電線改變布置方法,或是有辦法把電線藏在軌道中,只要有一點”可行”的改變,公司就有辦法取得專利,然後強勢地介入市場獲利。


  強森是這樣子期待著,特斯拉也很快地回應他。 


「有!」

  眼前的特斯拉不是一般剛畢業的大學生,他是在歐洲分公司工作過一年,並且有傑出表現才被推薦來幫忙的,解決辦法當然有,並且他的想法總是出乎當時所想像,甚至是讓人覺得他的想法未必可行。


 「就我剛剛所說的,問題所在就是”電線”! 所以解決辦法就是要把電線拿掉!」


  「什麼? 您在說什麼?沒有了電線要怎麼驅動電車?」


  或許你會驚訝這麼簡單的道理,強森怎麼會不知道? 那是因為我們現在知道汽車這種交通工具,特斯拉初到美國是1884年,而汽車是在1886年才由德國的卡爾賓士取得第一個汽車汽油引擎(就是那個品牌Benz)。在那時候是沒有汽車這種工具的,何況汽車是由汽油去驅動,並不是靠電力。強森想要的是改善電車,並非汽車。


  換句話說,特斯拉說電車的電線不好,就把電線拿掉,就等於是說,汽車的油箱占空間,把油箱拿掉一樣。


  「沒有電線不見得就不能夠驅動電車,重點在有電去驅動就好了,這也就是我從歐洲跑來美國來找愛迪生先生的原因。


   為了能夠做到這樣子的技術,我需要一筆資金做研究,這是個相當長遠的技術,如果成功的話,不只是電車,就算是愛迪生先生的電燈泡也可以不用電線就發光。」

 「沒有電線,也能傳電?」

 「沒錯,暫時叫無線傳輸好了。」

 「這樣的技術我們沒有想像過…應該說,這真的做得到嗎?」 強森眉頭皺得更緊,搓著他捲捲的鬍子,與其說是問,其實已經是到了懷疑的地步了。


 「根據我的構想,是做得到的。」


  強森是個商人,技術的部分他並不像工程師這麼了解,在商言商,他先問的是:「那請問預估需要多少錢,還有多久才會做出來呢?」


  「錢啊,錢的話還不敢說,但是設備都足夠的話,時間應該只要兩、三年的時間吧。」他咬了咬嘴唇。


   「兩、三年! 要這麼久啊!」


   「說久也不久,我們看遠一點。雖然這是個很長遠的技術,但是一旦成功的話,我們能夠改變全世界。因為世界的藍圖就在我的腦子裡。」


   強森越聽越覺得不妥,本來想測試特斯拉是不是真材實料,並且期待他講出一個馬上可以賺錢的想法,現在他倒是畫了更大的一個餅,向他討錢了,突然間被反客為主了?


   其實特斯拉沒有想這麼多,他只是講出他認為的事實,並且相信他做得到。只是對於平常人來說,就會認為,這樣子的回答很奇怪,說這話的人更奇怪。強森也是這麼認為,只是,身段柔軟的他不會去質疑一個還沒有很熟悉的人所說的話,他會去引導,為公司爭取最大的貢獻。


   「這樣子好了,這個計畫晚點我們見到愛迪生先生時,再一起討論! 您可以在那時候將技術跟計畫詳細的提出來,我們再一起規劃。在那之前,還有沒有其他比較快一點能夠完成的想法? 小小的改變也行。」


  強森是好心的為特斯拉著想,讓比較符合效益的想法產生。其實,這還是透露了美國式的做事風格,一切以生產效益為取向。這讓特斯拉陷入了一個為難的局面,換成他皺著眉頭、拖著下巴想事情。


  想了十幾秒,特斯拉用著很為難的表情回答:

 「唔…我還是覺得…電車需要有電線牽著走就是很爛的方法,這樣的方式應該很快的就會被其他方法取代。不過…你要的是比較快能達成的方法,還是有的。


   如果不用無線傳輸的技術,又不想電線傳輸,那就把電儲存起來帶著走,這樣的備案應該是比較快可以達成。」


   「您是說像是電池那樣的東西?」

   電池在那時候已經比較普及,就技術上也比從來沒聽過的”無線傳輸”成熟,如果從這條路線去發展的話,強森比較容易想像出未來的成果。


   「當然,要能夠推動車就需要很強大的電池了。
以現在的技術一定還做不到,應該有特性更好的電池材料,跟更好的電路設計。如果成功的話,不只是電池車,其他的領域我們也可以拿來應用。」


   「聽起來不錯! 而且實驗不同材料的優缺點是愛迪生先生所擅長的事情,加上可以應用在其他相關產品,這是個相當不錯的想法! 請您用簡單的方式,再多跟我說在電路上的改良設計。」


   於是,在接下來的路程中,特斯拉毫不保留的為強森提出了一些技術上的改良方法,強森雖然沒有特斯拉這麼強的科技專業,也大致能夠聽懂其中的原理。強森終於有信心,他又找到了一位蓋世奇才! 而特斯拉終於說服了愛迪生最信任的人。

   若干年後,強森跟愛迪生,以及一位好友將特斯拉所提出的原理實現,使愛迪生發明大王的名稱,又添了一筆!


  當他們談得熱烈之時,馬車又再一次漸漸地放慢速度,這次不是到了中繼點,是到了他們的目的地,繁華的紐約第五大道上,愛迪生的辦公室。


———-To be continued—————


看電影長知識:

館藏編號 035668


 

有軌電車(Trolley)是當時新興的大眾交通工具,軌道加上小型的車廂,很像迷你版的火車,相當可愛。不同於火車的推動方式,電車的車頂有接著電線,用電力去驅動。

 
Trolley有兩個延伸的相關討論,一個是Trolley Problem(電車問題)。這是個在到道德倫理學上的討論,如果一輛電車失控,”煞不住”了! 你可能是車上那位聰明冷靜的老駕駛員,也可能是另一位年輕帥氣的駕駛員,你知道軌道的那端有五名工人在工作,這台高速失控的車將會撞上這五名工人。你唯一能選擇的事情是,軌道有另一條岔路,通往一條還未完工的道路,那邊只有一名工人在那而已,在這個狀況下,你會選擇轉向讓電車撞向一名工人,還是繼續撞向五名工人呢?

大部分的人會因為死一人總比死五人好,選擇轉向。  

這還有不少變化題。

The Mother:  如果軌道的一端不是一名工人,是你的媽媽…   在這種情況下,絕大部分的人不會因為五個陌生人,而犧牲自己的媽媽。

 The Fat Man: 如果你不是車上的駕駛員,是站在一旁的旁觀者,你看到這輛失控的電車。同樣地,軌道的一端有五名工人即將被撞,你沒辦法改變這輛電車的方向,但是你身邊有個小胖,每個班上都有的小胖。你可以把小胖推過去~而且左撇子保證,犧牲了小胖,就能夠救這五名工人,那這樣子的話,你會下手嗎?

  這類似的討論都在談”功利主義”,人在做選擇時,會追求”最大的幸福”(Maximum Happiness),選擇讓最多人擁有最多幸福的結果。這樣的理論延伸到經濟學、政治學、法律等相關。

   另一個相關討論是布魯克林道奇隊。

   布魯克林道奇隊,布魯克林的一支棒球隊,英文原名為Brooklyn DODGERS。其中,道奇就是dodger的音譯,指得是閃躲者。大部分球隊的隊名都跟其地名有關,例如在MLB的紐約大都會隊。 在NBA大部分也是這樣的例子,例如鳳凰城太陽隊,位於亞歷桑納州的太陽隊,所在地是一片沙漠,當地氣溫很高、很熱,所以命名為太陽隊再正常不過。又例如,芝加哥是當時最大的屠牛市場,底特律活賽隊指得是美國最大的汽車工業鎮地等等。

  那布魯克林的人在閃躲著什麼呢?! 就是閃躲著前文所提到的有軌電車。布魯克林位於紐約的下半部,在1890年代時,當地已經有相當完整的電車系統,有軌電車成為了大眾交通運輸工具,同時也讓當地的居民要東散西躲,變成了當地的一項特色,於是他們的球隊隊名就叫做布魯克林閃躲者,也就是布魯克林道奇隊。

  這支球隊曾經在1955年拿下世界冠軍


   之後,因為複雜的原因,這支球隊從東岸的紐約搬到了西岸的洛杉磯,於是改名為洛杉磯道奇隊,也就是台灣旅美左投球員,郭泓志所在的球隊。

  MLB的洛杉磯道奇隊跟NBA的洛杉磯湖人隊都跟好萊塢很近,所以都跟電影很有關!

   球場外野區的小山有”THINK BLUE”的字牌,藍色是道奇隊的主場色,這個跟好萊塢的招牌字牌做得很像。

不少跟棒球相關的電影都會”就地取材”,跟道奇隊借球員,例如丹尼斯奎格的心靈投手。也很常跟道奇隊的球場借場地拍戲,例如玩命關頭裡面,保羅沃克練車的那一段就是在這裡拍,還有變形金剛、星際爭霸戰等等。


Puzzle 系列

[Puzzle] Chapter 1: Two Great Men (1)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3 comments

  1. 期待能看到後續啊!!!!!

  2. 這個系列中斷了嗎??
    版主回覆:(11/16/2012 12:37:09 AM)
    不會中斷的~~故事的真相都已經被左撇子挖掘出來了,只是左撇子現在在忙其他身分先…
    謝謝提醒! 我會儘快重新開工的~ 每一個提醒都在叮嚀我趕快開工趕快開工!!衝阿~

  3. 十分期待接下來的故事!
    版主回覆:(10/01/2011 07:13:09 AM)
    謝謝! 我會努力的

你覺得呢? 分享一下你的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