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年初全球疫情爆炸,台灣「國家隊」漂亮地打了一場防疫戰,有效防堵、口罩控管,都讓全球看到台灣的實力。那台灣的電影呢? 在近年台影、台劇都持續有好作品的狀況下,是不是有「國家隊」能夠改善整體環境?並且在韓國《寄生上流》的大成功後,我們是不是能學到什麼?
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叫做面對問題
左撇子這次的五件事,就帶大家借鏡韓國、發展自我,來看看台灣剛成立的「國家隊」,是不是真能帶來我們要的改變!

效法韓國,韓國的「國家隊」做了什麼?

《寄生上流》背後的公關戰

   韓國的《寄生上流》席捲2020年的奧斯卡,一次將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國際電影、最佳原創劇本等年度大獎抱走,除了電影本身相當優秀之外,又再次讓大家看到「公關行銷力」的重要。
   歷年奧斯卡的入圍名單,絕對都是優秀的作品,差距可能沒有很大,影響結果的「臨門一腳」往往都是「大眾口碑」,有時候這個影響還可能超越電影作品本身,這確實是奧斯卡為人詬病的其中一點。
 例如,點起性騷擾風波的源頭:製作人 「哈維溫斯坦」,在 Me Too 風暴之前,他就是以「神級公關操作」聞名,深諳奧斯卡遊戲規則的他,常常在投票前操作各種公關議題,花大錢發放DVD確保每位成員都有看到影片,各種拉票行為讓奧斯卡宛如「政治選舉」一般。
㊙️ 有時候,行銷公關成本可能還超過電影製作成本。
不過,反過來說,再怎麼樣優秀的電影作品,都需要有好的行銷公關,才有機會被觀眾看到,才可能一舉攀上國際的巔峰。《寄生上流》在奧斯卡最大獎「年度最佳電影」時,讓背後的重要推手 CJ集團副總裁李美敬,上台致詞這麼久,絕對是有原因的。
不只影展、上映方式、公關行銷議題上的操作,團隊整個拉去美國行銷,甚至導演還要短暫定居在美國,這些都是用資金砸出來。當然,也不只是砸錢就有用,不然現在得獎早就是「強國」跟「石油國」的電影了…
《寄生上流》的成功,是整個國家體系在「政策推動」下,超過20年的文化扶植成果。

到底怎麼做到的? 接著就跟左撇子一起分析觀察。

韓國影劇改變的三要點:電影振興法+KOFIC+KOCCA

這個議題非常大,光是研究這議題左撇子就花了幾週時間,而且不難看出韓國也跟台灣一樣,歷經了韓片不自由階段,結果一開放又太自由,導致電影院被好萊塢強片大舉入侵,導致自家國片沒生路。
就這議題上,左撇子抓了最重要的三要點來跟大家分享,這三要點大大地改變了韓國娛樂圈生態。

這三要點分別是:

🔑 1995年的韓國電影振興法(Korean Film Promotion Law)

🔑 1999年的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KOFIC)

🔑 2009年的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KOCCA)

1995年年底立案實施的「韓國電影振興法」(Korean Film Promotion Law),開了韓影反攻的第一槍。在後續的法案成立後,確保了韓國電影院必須放映足夠天數的韓國本土電影、將政府審查制變為分級制,也逐步打開各種政府政策。例如,1996年創版了釜山國際電影展,讓韓國電影開始大量出現在法國坎城影展。
1997年,因著電影振興法,原本的韓國電影促進會(Korean Motion Picture Promotion Corporation)改名為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Korean Film Council),縮寫為KOFIC  (明明縮寫就是 KFC 😂)。該委員會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提供補助金,並特別重視「低預算電影」與「另類電影」,試圖區隔好萊塢娛樂強片。
2009年,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Korean Creative Content Agency, KOCCA)開始有政策性地將「韓流」(hallyu)推廣到全世界,整合了政府的各部院,瞄準了:電視劇、電競遊戲、流行音樂、動畫、文化科技…等等展業領域。電影沒有包含在內,因為KOFIC已經負責了。
簡單來說,KOCCA 的任務就是整合各領域來推廣「韓流」文化。
就這一點來說,今天要介紹的文策院,就等同是台灣的KOCCA,一樣是想靠「國家隊」來打造台灣自己的文化,並且推廣到全世界。

台灣的國家隊:文化部+文策院  做了什麼?

《血觀音》導演的新作品+返校+用九柑仔店

話說在2018年,當時寫完《血觀音》的五件事後,很有幸地受邀出席導演當時的公益短片《向愛致敬》,除了一起關心台灣偏鄉學童的發展、聊聊《血觀音》中的電影解析彩蛋外,也聊了一下導演接下來的計劃。

💡延伸閱讀:

[電影討論] 左撇子心機大解密!《血觀音》5個必看重點與彩蛋
[公益活動] 《血觀音》導演楊雅喆最新拍的紀錄片《向愛致敬》

當時問了楊雅喆導演,他一直心繫台灣的在地故事,接下來有什麼計畫?
他跟我說,接下來的計劃非常龐大,要花幾千萬重新打造台灣在地場景,回溯以前台灣的故事。
當時,我就覺得這真的是不簡單的大工程,這麼龐大的資金到底該怎麼籌?是不是跟魏德聖導演或是其他台灣導演一樣,動不動就要抵押房子、賭身家? 兩年前,他說計畫還沒完全定案,不方便多說。兩年後,我們終於知道他當時說的是什麼了…而且遠比我想像中的還更強大。
他真的完成了斥資八千萬,重新打造了當年「中華商場天橋」的場景,這齣劇就是《天橋上的魔術師》,是台灣電視劇史上最大型的片場,佔地兩公頃之大。
錢從哪來? 除了有公視優質的製作推動之外,2017年文化部部長鄭麗君就確定了「國片補助新法」。得到金馬影展、台北電影節等大獎的導演與製作團隊,可以拿到更多的輔助金來籌拍下一部作品。照當年的新聞來推算,雅喆導演與原製作團隊「原子映象」共可以得到兩千萬的輔助金。
🔑 台灣的文化部,就等同於韓國的KOFIC,發放輔助金推廣適合的台灣電影作品。
在2019年獲得巨大成功,由遊戲改編的《返校》,也是監製李烈取得遊戲的電影改編權後,得到文化部1600萬的輔助金。同年,由台灣「金漫獎」雙料冠軍,漫畫改編的電視劇《用九柑仔店》,也獲得文化部1800萬的輔助金。

💡延伸閱讀:
《用九柑仔店》,你心中也有那間充滿回憶的柑仔店嗎?
[彩蛋分析] 五件事讓你的《返校》更好看

  儘管如此,在2018年年底時鄭麗君部長就有說:
振興台灣電影不能只靠輔助金,要做「雙軌」,輔助金之外還要「振興市場」。
這也是她任內一直在努力推行,並於同年促成「文策院」三讀通過,2019年由蔡英文總統公布《文化內容策進院設置條例》,開始雙軌振興台灣電影。

整合「跨國投資」+「四大影城」兩投資案

 2019年才正式掛牌上市的文策院,第一個投資案是「七十六号原子」,這個投資中最大股東是 KKBOX集團,文策院依「不可超過百分之49持股比例」的原則,為第二大股東。
七十六号原子能獲得投資的原因,是其能有跨國通路合作的能力,第三大股東為日本朝日放送集團旗下的創投公司「ABC Dream Ventures」。最大股東KKBOX雖然是台灣公司,現在也是日本第二大電信 KDDI 旗下的子公司。
七十六号原子預計在三年內製作30部作品,電影、電視劇、迷你影集、系列短片等等,第一季短片《76号恐怖書店之恐懼罐頭》於 3/15 播出,為七十六号原子與台灣大哥大 myVidio共同投資、改編網路小說《恐懼罐頭》的作品。
不難看出文策院希望做為跨產業、跨國等「橫向整合」的分針。
第二個可能通過的投資案也很龐大,是台灣國內「四大連鎖戲院」:威秀、秀泰、國賓、新光影城,這四大影院要共同成立「推手影業」,尋求文策院共同投資「伯樂影業」,預計每年投拍五部國片,並藉著本身的通路優勢作整合。
這首要的兩個投資案,不難看出文策會重視「合縱連橫」的深度與廣度,也呼應了前面所提,借鏡韓國 KOCCA 的文化整合能力。

文策院到底是什麼? 合縱連橫的影視文化推手

文策院跟文化部哪邊不一樣?

文策院,全名「文化內容策進院」,英文縮寫 TAICCA,不難看出取經自韓國的 KOCCA。不過,也不僅止於KOCCA,也參考了法國擁有七十多年歷史的 CNC,鄭麗君部長也跟法國CNC的主席簽訂「台法雙邊電影合作協定」,學習他們在稅金、獎勵投資、貸款制度等等制度。

看到這邊,應該還是有人會問:

「啊之前不是說有文化部在補助電影產業了嗎?」「部長說得雙軌怎麼區分?」

沒錯沒錯,所以左撇子才在第一件事情就先剖析韓國了「振興韓流」的分工。

簡單來說:

文化部等於 KOFIC,獎金補助,給人魚吃。

文策院等於 KOCCA,投資融資、振興市場,教人釣魚。

 

文策院就是效法了韓國,將振興市場、整合資源、投資融資的工作從文化部中獨立出來,只留輔助金發放在文化部,文策院就要發揮前面所說的「合縱連橫」,透過「國發基金」健全整個產業生態鏈,解決市場資金、產業斷鍊、原創IP孵化、智財權商轉等等更全面問題。

 

媒合多元資金,投資需要領頭羊

  首先,大家都知道台灣拍片最缺的就是錢! 所以解決資金這件事大家應該最有感。
  都是給資金,那「文化部給的輔助金」,跟「文策院給的投資錢」有什麼不同?
文策院要做的是「媒合多元資金」,希望整個產業動起來,或是異業合作,大家一起出錢出力,整個市場才能夠打開。
作為投資者,都想降低其他創投的風險,有了國發基金跟投,就會增加市場上潛在投資者的信心。
剛好,Netflix上很紅的韓劇《梨泰院》,就剛好上演了這一段,主角創業要開連鎖店時,知名的投資者一旦撤資,其他的小投資者也見苗頭不對,紛紛撤資。
文策院在投資的難度,就在於一方面要作為穩定軍心的定心丸,一方面又不能持股過多,變成圖利跟風的投資者,所以兩大規定講得非常清楚:
🈲  文策院不會是主動投資者;如果參與共同投資,也不會當最大股東。
🈲  文策院投資比例不得超過該公司所提計畫預算的49%。
例如,第一個投資合作案「七十六号原子」,文策院持股為45%、第二大股東。
另外,投資獲利也屬於國發基金,並不會歸給文策院,文策院只做「媒合」、「輔助」、「管理基金」的角色。

董監事、院長,明星隊的陣容 

既然要做到文策院設定的「媒合」、「輔助」、「管理基金」任務,如此龐大又艱鉅的難題,這團隊勢必要夠強大。

2019年6月,經過第一屆董監事會議選出了董事長:丁曉菁,曾擔任過公視節目部經理,監製過《麻醉風暴》,在2016-2019年間擔任文化部政務次長,三年的期間主導推動「文化內容科技應用創新產業領航旗艦計畫」、「台灣數位模型庫」,以及前瞻基礎建設下的「新媒體跨平台內容產製計畫」及「推動超高畫質電視內容升級前瞻計畫」等多項計畫,接著將與前長官鄭麗君部長共同執行這「雙軌」的國家隊。

首任院長胡晴舫除了是知名的作家,也曾在香港創投公司任職,2016年在文化部的邀請下,再度回到香港,擔任台灣派駐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擁有作家、創投、行政、國際經驗等多重角色,正符合文策院跨山跨海、跨域結合的特性。

第一屆的董事會也非常強大,官派8位董事都是幾乎都是各部會次長等級,希望可以統合政府各部會的資源。民間董事有台北金馬影展的執行長聞天祥、知名音樂人陳珊妮、知名藝術評論家與策展人謝佩霓、台灣中小企業銀行董事長黃博怡、前《數位時代》雜誌總編輯詹偉雄、「PTT之父」台灣AI實驗室創始人杜奕瑾,都是各領域的代表人物。

振興文化產業,還要做更多事情

資金是最重要的事情,不過除了資金之外,文策院還要做多少事情,才敢說推動整個文化產業呢?
以下幾點都在他們的規劃之中,看完真的會覺得,台灣有救了😂

IP 一源多用,跨域整合媒合

IP的一源多用,是近幾年各國都在做的事情。

所謂 IP 就是智慧財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理想上希望在多種媒體上都能夠使用,優點是一個紅了,其他的就會跟著紅。

日本行之有年的,漫畫、動畫、真人版電影都互相串來串去,近期的代表是《鬼滅之刃》,漫畫雖然口碑一般,但是動畫團隊太強,在短時間內成為僅次於《海賊王》的人氣作品。

韓國有one source multi use (OSMU)的口號,代表作《與神同行》也是由漫畫改編而來。
中國有各種「IP大戲」,近期代表是《慶餘年》由網路作家「貓膩」的代表小說改編而來。

💡延伸閱讀:
2019年壓軸推薦劇《慶餘年》,幽默輕鬆又有陳道明技壓全場

 

所以這兩年我們國家隊的方針,也力推由遊戲改編的《返校》,由漫畫改編的《用九柑仔店》。

國際展會主導與協助

前面說過,《寄生上流》在各地影展時得到國家隊的全力支持,這一點我們台灣隊也將由文策院效法實踐。

2020年接手原屬文化部的國際展會主導,第一次主導的就是德國柏林影展的市場展。不只協助蔡明亮導演的作品《日子》團隊參展,同時也主導策畫了「台灣之夜」酒會,院長胡晴舫的開場就說明了接下來的目標:

「從現在開始,每一年、在每個地方,都將持續看到文策院的身影」

這場酒會吸引了將近四百多位國際影人,例如柏林影展總監、釜山影展創辦人、鹿特丹影展選片人、國際導演演員等等…讓世界看見台灣。

蔡明亮導演也不負眾望,拿下台灣第三座的柏林影展泰迪熊獎((Teddy Award)

「我要把這個獎獻給我生活的一個最開放、最自由、最有包容力的,我生長生活的地方台灣,謝謝!她在前年通過了婚姻平權法,我希望更多的國家跟上來!」

 

人才與IP的培育孵化

人才的部分,TAICCA SCHOOL 類似文化產業的 EMBA,結合橫向跨領域師資,培育打造產業需要的人才。
(這個我好心動啊 ❤️)

IP,也就是智財的孵化,有IP POOL (網羅匯集)—> TAICCA SELECT(嚴選定位) —> IP SHOWCASE (國際展示)等過程安排,甚至還有 IP FUND,鼓勵民間投資,正在研擬法案讓投資者可享「全額列舉抵稅」。

以上真的很多很詳細,根本是列舉不完,只能挑重點分享,有興趣的可以到官網 https://taicca.tw/  看更多。

摘要整理,一起來關心台灣國家隊「文策院」動向

多年來,「好想贏韓國」不只是在運動賽事,在電影影劇產業我們也常常大喊:「為什麼韓國能,我們不能?」
作為影評以來,左撇子一直很關心台灣的電影、娛樂產業。每次講座,也是被問到這一題。所以我深知這個問題非常地龐大,大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改善。在這種狀況下,唯有 Do the next right thing,從最根本的地方開始建議,就如之前同在專文中提到的,先把故事講好!

💡《搶錯錢》 專文推薦: 好故事的誕生 讓好電影成為可能

這真的是在絕望之下,把能做的事情先做好,以創作者的角度去講。
不過,當政府開始做事、終於看到希望的時候,我們當然就可以把目光放更遠了。

特別是2020年一開始就爆發的疫情,我們看到我們的「國家隊」,優秀地防堵了疫情,還自己生產足夠的口罩,自己研發疫苗,讓全球看到台灣國家隊的優秀! 讓人不禁再次期望台灣影劇文化,是不是能再次有國家隊給推動起來。

這就是左撇子花了這麼多時間研究,寫出一篇五件事來跟大家分享的原因。

講到這邊,左撇子知道自己的文章較長,所以還是在這邊整理重點給大家,方便大家分享給更多人看。

重點整理

💡 韓流的成功,是韓國國家隊(KOFIC+KOCCA)的多年成果

💡 2019年開始,台灣國家隊(文化部+文策院)也正式雙軌動工!

💡 看完左撇子的詳細五件事,會覺得「有救了!台灣國家隊難波萬❤️」

 

最後,雖然文章已經蠻長的,但是一定要整理兩國文化政策、探討「過去現況與展望」,這個只有三眼烏鴉才不會漏失的事情,就是希望透過文章,點起大家關心的火焰。進步不是一個人向前衝一百步,是全體人員一起走一小步。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一起關心台灣影視文化發展。
文策院官網: https://taicca.tw/
未來有更多消息,左撇子也會更新跟大家分享,記得追蹤囉!

[sc name=”end”]

 

 

 

 

 

 

0

你覺得呢? 分享一下你的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