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特展 / [Puzzle] Chapter 1: Two Great Men (1)

[Puzzle] Chapter 1: Two Great Men (1)

   序: 這是一段故事,他不算是小說,也不算是歷史,就是一篇很長的故事,故事的來源涵蓋甚廣,由拼圖一般零碎的線索漸漸組合而成。兩年前,左撇子從一部電影中找到了一塊拼圖,兩個活在同時代對決的科學家,為什麼一個變成家喻戶曉的偉人,另外一個則變成了被世界遺忘的天才? 這之中藏了什麼祕密,又有什麼故事在裡面?

    (你可以在Puzzle裡找到更多的電影拼圖! 邊看文章邊猜左撇子藏了什麼電影在裡頭吧!! 這系列的留言左撇子不一定會回應,因為有些puzzle決定著後面的故事)

——————–


    1884年7月,紐約港外一片蔚藍,海與天連成一線,積木般的船隻在浩浩汪洋中靜地像是不動一樣。港外有兩個島嶼,貝德羅島以及伊利斯島,這兩個島嶼雖然都小小的,但是都大有來頭。其中貝德羅島在當年已經被賦予了新的任務,因為這座島嶼上來了一位法國的女士自由女神。她的原名是「自由光耀寰宇」 (Liberty Enlightening the World) ,是法國作為友好證明送給美國的禮物,因為這兩個國家都受到了孟德斯鳩三權分立的啟蒙。在法國巴黎也有一個小的自由女神,據說這位小女神的火炬上藏著什麼祕密。貝德羅島在之後改名為自由島,島上的自由女神成為美國的精神象徵。

 

   貝德羅島緊鄰著另一個小島-伊利斯島。這個島嶼將會成為伊利斯島移民站,美國最大的移民入口。在十九世紀晚期到二十世紀早期,大部分的移民都將會從這個移民站進到美國,攜來相往的移民中,有愛爾蘭人、猶太人、波多黎各人等各國的人,也包括了義大利裔的柯里昂家族。

 

  在1943年伊利斯島移民站結束運作的這段期間,自由女神佇立於此迎接了一千兩百萬位移民,如同在自由女神基座所寫的詩句

 

「給我你那勞累、貧窮,

蜷曲渴望呼吸自由的身軀,

可憐被遺棄在你們海岸的人群們。

交給我吧!

那些無家可歸的、顛簸流離的人們,

我在金色之門高舉火炬!」

                               伊瑪 拉查勞斯   1883 


“Give me your tired, your poor,
Your huddled masses yearning to breathe free,
The wretched refuse of your teeming shore.
Send these, the homeless, tempest-tost to me,
I lift my lamp beside the golden door!”

                                By Emma Lazarus, 1883


 

  這些移民們有很多是受到政治迫害、宗教迫害、家鄉貧窮而來,是渴慕美國進步時代的自由、民主而來,因為這時候的美國漸漸地成為了世界的強權,以上也是我們所熟知的美國。

 

  但是,造就美國的是十九世紀的鍍金時代,當時美國還沒有成為強權,當時這兩個島嶼中沒有自由女神,也沒有伊利斯島移民站,這是這個國家最開始的方向,這個時代不同於我們所認知的美國。造就這世代的是鋼鐵、石油、鐵路,以及剛要起步的工業。

 

  推動這個世代的人,是那個時候在當地生活的美國人,以及來自四面八方的美國人,也就是…移民! 更早於前面所提到的移民,這大量的移民中,有金山掏金的夢想者,有鋪設鐵路的勞力工作者,也有想到新天地作一番事業的人們。不同於之後的移民,當時的移民不用從伊利斯島移民站排隊,然後穿越島與紐約的通道進入美國,是從紐約下曼哈頓的柯林頓城堡直接進入美國。

   

柯林頓城堡是美國第一個移民站,在1855年開始,到伊利斯島移民站啟用的這段期間,大約有八百萬移民從柯林頓城堡入境,這當中不乏影響美國的社會學家、音樂家、政治家,還有三大電影公司的創辦人。


 來自匈牙利的威廉福斯(William Fox),他的名字留在了二十世紀福斯。

 

 來自德國的卡爾拉姆勒(Carl Laemmle)是環球影業的創辦人


  阿道夫佐克爾(Adolph Zukor)則成為了美國電影之父,創辦了派拉蒙電影。

 

 

  就算未來大有來頭,當時也要乖乖排隊,連歷史最有名的脫逃大師胡迪尼,也在排隊的隊伍中。男人們戴著帽子,婦女們也包著頭巾,在這其中也包括造成後來災難的傷寒瑪莉,每一戶人家都提著長方形的行李。

 這是個一個移民湧進的年代,加上紐約港對外銜接大西洋航線,對內連結五大湖區,這讓紐約港成為了美國最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也成為了歐美海運交通的中心地。在這樣的地方雖然是熱鬧,卻也是又亂又複雜。

   在這樣複雜的地方,各種危險都暗藏在世界匯集之處,疾病、黑幫、罪犯甚至連續殺人犯都混在其中。不過,相對起來,這些風險都不重要了;每個漂洋過海的商品都帶著被需要、能增值的打算,來到這兒的每一個人也都懷抱著自己的理想與期待。今天,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隨著郵輪「賽塔妮雅號」的靠岸,一個滿懷夢想的青年,來在這邊找尋那唯一可能了解他的人。

 

   年輕人叫做特斯拉,特斯拉的故鄉是歐洲東南部的克羅埃西亞,具有塞爾維亞血統的他,身材又高又瘦,有著一頭的黑髮,就五官來說,特斯拉長得相當端正,言行拘謹謹慎,具有著學者的風範。一雙灰藍色的眼珠,散發著年輕人才有的光輝,期待著這個新天地有多少的空間讓他自由揮灑。

 
(特斯拉29歲)

   特斯拉的個性就跟他的長相、言行舉止一樣,規規矩矩、一絲不苟,但是莫名其妙地他的服裝卻不像是他應該有的打扮,衣服皺皺的似乎穿了好幾天,如果把頭湊過去聞一下,搞不好還聞得出些味道,這實在是不像一個有潔癖、愛乾淨的人會有的打扮,又加上乾瘦的身材,使他活像個偷渡客一樣。

 

  「嘿! 年輕人,過來一下」果然,一下船,那套不合宜的穿著馬上引來警察的注意。

 

 「是的,長官」 聰明如特斯拉當然知道為什麼他會被叫住,除了他的衣著之外,他的行李也大有問題!! 他的行李沒有藏毒,也沒有任何的走私品,沒有一件物品是違反法令的,到底哪邊出問題了? 問題可大了,這小子連一個行李也沒有啊!!! 看看其他攜家帶眷的移民們,哪個不是大包小包,就算是怕被搶劫所以把東西藏起來好了,那生活用品、換洗衣物總有吧? 漂過大西洋的航程也需要個十天半個月阿。

 

  警察把頭仰起30度角,又將腦袋向左邊微微地傾斜,不是為了看這個歐洲的高個,是為了展現出警察應有的威嚴,他們最喜歡用肢體語言來給你個下馬威,面對可疑的罪犯在氣勢上可不能輸了。

 

   「你叫什麼名字啊?」 邊講的同時,警察將左手叉腰,經典的警察動作。

   「尼可拉˙特斯拉」

   「特斯拉,你從哪邊過來的啊?」

     「加萊。」加萊港是法國很重要的一個港口,是英法兩國最接近的距離,許多移民都會由此前往其他國家。

 

   「所以你搭的船隻是?」

   「就是剛剛進港的賽塔妮雅號。」

 

 警察會這樣子問不是沒長眼睛,想也知道特斯拉是從哪艘船來的,才剛從船上下來呢! 警察是想要知道特斯拉回答對的問題時的反應,以建立基準線,這樣才知道他說謊的時候,跟剛剛講話時有哪邊不一樣。

 

 於是,正式的問題來了! 

  「那~你的行李跑去哪裡了?」警察盯著特斯拉的臉部表情,特斯拉回答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回答時的表情。

 

  特斯拉一本正經的回答說:「被搶了。」

 

  警察心底暗笑,這些人的回答就不能有創意點,該有的東西沒有時,不是說說”被搶了”就是”被偷了”。 只是通常一般人在說這樣的謊時,為了增加真實性,會演一個很困擾的表情。

 

  太可笑了,如果你這麼困擾的話,現在就不是我找你過來,是你自己來找我了。

 

「被搶了啊?」

  「是的。」

 

「看起來不像阿。」

  警察看看這年輕人的反應也很奇怪,東西被偷了卻連一絲絲擔憂都沒有,人在異地又身無分文,怎麼會這麼自在呢。

 

「你有想辦法把行李找回來嗎?」

「事情隔太久,找不回來了。」

    「隔太久就不找了,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在加萊港的時候我就被搶了,我的行李、盤纏都被拿走了。」

 「那你的護照跟船票呢? 我看看」

 「沒有。」

「沒有?! 你是偷渡客吧。」警察直接地問了他一直想問的這個問題。

「當然不是。」

 

   特斯拉緩緩說道:

「我有買船票,只是在上船前我就被搶劫了,所以我沒辦法帶任何的行李上船,自然沒有任何的行李下船,裡面的護照跟船票也早在那時候就不見了。」

 

這小子一直都是這種理直氣壯的態度,警察先生也稍稍燃起了怒意。

 

   「你認為我應該相信你說的話?」

   「我說的是事實,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就是我所經歷的。」

 

   真是高傲的令人討厭。

 

 「那麼我認為你應該好好的解釋一下,你沒有船票怎麼能夠上船。」警察把問題指向核心。

 「我可以告訴你,就看你相不相信了。」

 「快說!」

 「當時我也被驗票員給攔了下來…」

 

 特斯拉將眼睛往左上方移,回想當時的畫面。

 「我沒辦法給他看被搶走的船票,但是我告訴他票上的所有資料,日期、船號、票序號..」

 「票序號?」

 「對阿,票序號。」

 「你把一連串的票序號背起來了?」

 「不是背起來,是瞬間記憶(photographic memory)。」

 「啊?!」

 「有疑問嗎?」

 「瞬什麼??」

 「是瞬間記憶,那張票的畫面在我腦海裡,我只是把畫面叫出來看而已」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所以你是什麼? 人體照相機?」

 「恩…你可以這麼說。」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從小還有視覺思維,還蠻困擾我的。」

 「視覺思維?」

 「是的,長官。」

 

 

  警察身體微微向後仰,小心翼翼地在觀察了這個奇人異事,這麼誇張的理由還是第一次聽到,雖然很離譜,卻意外的有真實感,該相信這小子嗎?

 「所以,船員聽完船票序號後,你就能上船了?」

 「是阿,就上船了。」

 「什麼東西都沒帶就上船了?」

 「不過船上的餐費、住宿費早在上船前就已經付清了,在這方面是沒有問題的。」

 「但是你就穿著同一套衣服吧!」 警察往後一退。

 「我也不能忍受阿,但是也沒辦法了。」特斯拉聳了聳肩,露出厭惡的表情。

 

  警察趁著這個退一步的空間跟時間,好好的想一想該拿這小子怎麼辦。

 

  通常,在移民站的官員跟警察常常會問”你帶了多少錢來?”,名義上是在調查你有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有沒有辦法在美國存活,不會造成社會問題,其實就是在討錢啦!! 在前面提到的伊利斯島移民站,現在已經改裝成了移民博物館,雖然是不收費的景點,在博物館裡面也擺上了一個箱子寫著”How much money do you have?”(你帶了多少錢來?),一方面讓旅客自由捐助,另一方面則重現了當時的情景。

 

  對於警察先生來說,只要挑對了人,那些偷渡客們都會乖乖給錢,畢竟他們都想盡辦法到了這塊新土地了,花點錢當”入境費”是應該的。就算挑到了有護照、有資格入境的移民也沒關係,大多數的人會願意花點錢省去”不少的麻煩”,即使這些麻煩是警察弄出來的。

 

  但是這小子一點都不適用這個法則啊! 是不是偷渡客還不確定,因為這小子沒錢啊!!!

 

 「你到美國之後要住哪邊? 有朋友接應你嗎?」

 「不知道,我還不知道之後會怎樣。不過,理論上有人會來接我。」

 「人呢?」

 「還沒看到。」

 「這樣子阿…」

 

  警察想了想。

 「你身上沒有護照,什麼家當都沒有,也沒有地方住,我不能讓你就這樣進入美國。這樣好了,你先跟我去警局一趟,你再請別人來接你吧。」

 

  「一點都沒這個必要阿,警察先生。」

  「這裡是誰負責?  我!!! 我說了算,走吧。」

 

  反正就先帶回警局,看看有沒有其他機會吧。

 

  就在此時,遠遠的一方跑來了一位留著捲捲鬍子,約莫四十歲的大叔。

 

  「終於找到你了,特斯拉。」

   大叔氣喘吁吁的說道,接著繼續問:「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在那之前,你又是誰?」 警察問。

  「呼,抱歉長官。」

 

  大叔整理了一下西裝,服裝看起來是個社會地位不錯的生意人。

  「長官,我是來接這位年輕人的,我是愛德華強森(Edward Johnson)。」

  特斯拉稍微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位大叔,強森的事蹟他略有聽聞,驚訝的是竟然由他親自來接。

 

  警察先生就沒聽過了,就接著說: 「你的朋友說被搶劫了,沒有攜帶行李,沒有護照,也沒有帶錢來美國,所以我不能讓他進入美國。」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阿…」

 

  強森望向特斯拉,看樣子確實是符合警察所描述的落魄樣。不過,強森不是初到美國的外地人,當然知道警察先生所暗示的是什麼意思,如果只是因為”被搶劫”,需要到警局作筆錄,怎麼會有後面那句”沒有帶錢來美國”呢? 不是知道他被搶劫了嗎? 被搶的人怎麼會有錢,而且那句”帶錢來美國”講得似乎是進來美國就是要準備一定的錢才能進來。所以這多出來的一句才是關鍵的一句話。

 

  強森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這樣好了,我以愛迪生電燈公司的名義向警察先生擔保,特斯拉先生是我們公司新招募來的工程師,在我們公司制度與規模下,絕對有足夠的能力在美國生活,請警察先生不用擔心,這是我的名片。」

 

 強森遞上他的名片,名片的下方藏了一疊折起來的紙鈔。

 

 這招不但嘴巴上說得漂亮,用道理說服了警察所刁難之事,私底下,還動之以利,滿足了警察說不出口的需求。就算猜錯了警察的用意,或是碰到更貪心的警察,也不怕被冠上”賄賂”的罪名,因為從口袋掏出來的名片,就剛好夾著口袋裡的紙鈔罷了,實在是相當圓融的一個手段。


 更重要的,是愛迪生電燈公司這個招牌!

 愛迪生電燈公司之響亮,當時有誰不知道,這是由當代一位大富豪跟名聲剛剛竄起的”門羅帕克的巫師”(The Wizard of Menlo Park)一起成立的大公司,該公司生產的是劃時代的新產品-白熾燈,搞不好是能改變世界的產物呢! 美國的政商名流都想要搭上這波趨勢,而且公司就成立在紐約,在地方打滾的警察是一定知道這家大公司的。

 


  「喔! 原來是愛迪生電燈公司的強森先生阿~」

  警察拿著名片,稍微看了一下名片的內容,其實手在摸著鈔票,心底在想著…大公司的人不好惹阿,現在名義上有了保證,私底下又有了”入境費”,實在是不方便再多說什麼了。

  「如果是愛迪生電燈公司的話,那我相信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了! 歡迎來到美國!」

 

  強森微笑回答:「謝謝長官。」 然後望向特斯拉

  「特斯拉先生,我們這邊走吧。」

  特斯拉點了點頭,也像警察點頭致意。這是他第一次體驗愛迪生名字強大的特權。

  


(特斯拉的護照,1883年)

  於是,特斯拉入境美國,懷抱著景仰與夢想,準備見當時世界第一的電力工程師。那時候,他還不知道這是與他一世交鋒的恐怖對手。

———-To be continued—————


看電影長知識:

館藏編號 028185 -瞬間記憶

  瞬間記憶(photographic memory),又稱圖像記憶或是遺覺記憶(Eidetic memory)。擁有此能力的人可以將所見到畫面,完美的記憶在腦海中,並在需要的時候回想起來。在歷史中擁有這樣能力的還有幾人,最有名的如Kim Peek(金 匹克)

  金匹克因為先天的大腦異常,小腦受損且有自閉症,上天似乎用這先天的殘疾換給他瞬間記憶的能力,他記得出生16個月之後的每一件事情,只要看過的書就不會忘記,腦袋中1.2萬本書都能夠重新背出來,而且他看一本書每頁只需要十秒的時間。

  金匹克除了擁有瞬間記憶外,還有很強的心算能力以及計算能力,能夠算出任何一個日期是星期幾。

   金匹克的這些特質,後來被拍攝成電影”雨人”(Rain Man),片中達斯汀霍夫曼所飾演的自閉症哥哥雷曼(Raymond)就是參考金匹克而來。這部電影得到了奧斯卡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達斯汀霍夫曼)以及最佳原創劇本,同時也讓另一位主角湯姆克魯斯,踏上了演藝的高峰。

    特斯拉也擁有瞬間記憶,船票的事件只是其中一項故事,熱愛閱讀的他能夠像照相機一樣記下整本書的內容。在特斯拉的自傳當中,他也能夠將所有一生觸發他靈感的細節都寫出來。

    但是,特斯拉擁有超越世代的智慧,所依靠的又是另一個能力了。

 


Puzzle系列

[Puzzle] Chapter 1: Two Great Men (2)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Check Also

最近有什麼好看的電影阿~? 2017月 2-5月 推薦清單

由於電影博物館開幕後,左撇子最 …

2 comments

  1. By the way, the citation of Lazarus’s poem is truly pertinent. An enlightening choice it is.
    版主回覆:(04/24/2011 04:52:13 AM)
    Thanks! It’s a beautiful poem.

  2. 該不會是 The Prestige 吧~~

你覺得呢? 分享一下你的想法吧!